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看点 >> 社会百态 >> 内容

疫情期的旅行,滞留埃及亲历记

作者:不详 来源:澎湃新闻 时间:2020年04月13日

【编者按】 正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读博士三年级的程牛奶,许久之前便规划了3月下旬的埃及潜水之旅。没想到刚抵达埃及两天,随着埃及突然关闭机场,她的假期就变成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回家方式“大作战”。在被困埃及多天,经历许多挫折之后,她终于峰回路转,回到了英国,并澎湃新闻叙述了此次跌宕起伏的经历。

百般犹豫之下的埃及之行

我在很久之前就定下要去埃及玩一周。订票时想要和复活节假期错峰,所以选择了3月14日离开英国去埃及的赫尔格达,3月22日回英国。

不过,出发前英国的疫情已经爆发了。所以我也特别犹豫,出发前一周,我一直在问身边的人,我应该去埃及吗?朋友们快被我烦死了,我的几个好朋友都让我不要去。

那个星期刚好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表了群体免疫的讲话,大家对他的言论很是恐慌,但我当时以为他如果是想慢慢压低曲线,那说明英国在一段时间内还将正常运行。英国也并没有发出到埃及的旅行警告。所以我想等我回到英国,应该什么都不会改变。

在我出发前不久,谢菲尔德大学发现了一例新冠肺炎病人,也是谢菲尔德第三例。如果说之前我纠结的是埃及会不会爆发疫情的话,那临走时我的想法就变成了,既然谢菲尔德已经有了新冠肺炎疫情,那我去埃及说不定还能躲避一下。

疫情期的旅行,滞留埃及亲历记

赫尔格达是红海边著名的埃及旅游城市 资料 图

其实,我一直纠结到直到出发那天的早上。最后,行李已经打包好了,飞机票也订好了,从曼城回谢菲尔德的火车票,等等,都定好了,又觉得埃及不太会爆发。所以,我终于还是出发了。

事先我买了一次性手套和消毒湿巾,以及免洗洗手液,行李箱里还放了三十多个口罩。从家里出发时,我也戴着口罩,但是曼彻斯特机场里并没有很多人戴口罩,大家似乎觉得并没有什么事,飞机上也没什么人戴口罩。在飞机上坐下前,我用消毒湿巾将座位全部仔细擦了一遍。我的邻座眼巴巴地望着我,也问我借了消毒湿巾,照着我的样子擦了一遍自己的座位。在土耳其转机的五六个小时,我戴着口罩在麦当劳坐了许久,但机场人来人往,与平时没什么区别。

埃及,计划赶不上变化

到埃及后我们按照行程,先是在赫尔格达呆了一天,又去了它附近的一家度假村Marsa Alam。我之前报了潜水课,要在那里学潜水。那时是3月16日。到了3月17日早上,和我同行的朋友就告诉我,听说埃及的机场从19号起到31号,要全面关闭了。

尽管如此,我觉得情况还不太坏。出发前,埃及总理一直在新闻上强调埃及的旅游业没问题,还期待游客前来。而在关闭机场的新闻中,他还是说埃及整体是安全的,已经在埃及的游客可以继续行程。我想总不会不让我们走吧,所以还挺淡定的。当时,我朋友比较紧张,想要和航空公司协调,看能否18号就走,但联系航空公司时,得知航班已经满了,我们就只能在埃及先呆着了。那之后,我们每天都在看新闻,刷机票,联系航空公司。21号,我收到了我的航空公司的的航班取消通知。这时,我朋友查到了德国的一家廉价航空,Sun Express,有3月22日晚上出发的航班,从赫尔格达飞往德国科隆的航班。我们在德国的边检网站上确认了德国允许英国公民或拥有英国居留身份者经德国回英国。于是我们就一起定了这个航班,又买了瑞安航空从科隆返回曼彻斯特的航班。

在值机时,我就遇到了一些麻烦,对方打了许多个电话给公司确认我的机票,我也把我下一程的航班信息等资料都拍照发给了这家航空公司,最后我成功拿到了登机牌。

然而,就在我们排队登机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人,坐着机场的小车过来,指着我,说我是中国护照,不能登机。莫名其妙地,我就被拎出了队伍。我本来以为,我就算不能登机也会给我一个说法和接下去的安排,就乖乖随他回到了值机处。

没想到对方只是拿着我的护照去拍了照,没有给我任何解释。后来又来了一个人,拿走了我的护照进了一间办公室,就不出来了。接着来了另一个人,告诉我航空公司高层认为我不能登机,但他同样没有给我理由。

我特别困惑和紧张,便向他要回护照。于是来了另一个人,手里拿着我的护照,让我把我的登机牌先给他,才能把护照还给我。他说,因为登机牌是机场的物品,如果我不还给他,他就要用“武力”夺回登机牌。

疫情期的旅行,滞留埃及亲历记

在交还前我为登机牌拍照留存证据 图 程牛奶

我确实不想把登记牌还他,因为想到日后维权可能还需要这张登机牌。不过他允许我给登机牌拍照,又说如果我不还就不能离开机场,我只能将登机牌还给了他。

拿到登机牌后,这些工作人员就完全忽略了我,一个个下班回家了。我还抱着不解决问题就不出机场的心态,开始给德国打电话。但对方的说法闪烁其词,说科隆机场太小了,我不是英国公民,便不能在那里转机。但后来,成功登上那架飞机的朋友告诉我,他在那里看到了许多拿英国居留证的非英国公民在科隆机场转机回曼城。

我还给航空公司打过电话,他们的说法又成了因为我买的不是联程航班所以不能飞。笑话,当时还有人能买到联程航班吗?至今,我还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不能登机。航空公司给我的理由又都是托词,因为我看到很多和我一样情况的人也都坐上了飞机,而且此后我也给科隆的边检打过电话,确认了我转机没有问题。所以我更肯定,这是航空公司本身的原因。

最后我也绝望了,天也很晚了,我只好临时定了一间即时确认的民宿,凌晨两点入住了。

滞留埃及的日子

在搬入民宿后,我有了一种居家生活的感觉。许多朋友都给我发来回英国的方式,但我当时情绪很崩溃,都不想再订机票了。我的第一张被取消的机票只能退一半票款,且到现在都没有到账。Sun Express的机票150镑,后续的瑞安航空机票50镑,这200多镑等于打了水漂。我很怕再买机票依然会被取消,就没有再订机票,无所事事了两天。

在埃及呆着也不错,我住的民宿条件挺好,有保安,有泳池,一晚只要18镑。我还看到有人因为被困在埃及,就去租了个房子,准备住上一两个月。

疫情期的旅行,滞留埃及亲历记

在赫尔格达闲逛,遇见了一头骆驼

学校帮我找了一些航班,但那些机票我没法买,似乎是旅游公司的包机用来撤出他们被困在那里的游客的。中国大使馆也没什么办法,只是建议我尽量呆在住处,不要出门。不过他们告诉我,有人提到过川航还在继续执行一周一班的航班,让我试试看。

于是我买了川航的回国航班,最早可以买到的时间是4月10日,机票价格一万多元,挺贵的。但这样我起码最迟到4月10号还能有一个归宿。

川航的机票是从开罗出发的,所以我原本的计划是3月31日去开罗,住处都找好了,就在金字塔边的房子,因为没什么游客还很便宜。如果那之前有航班回英国最好,不然我就回国。

从3月23日起,我就在赫尔格达住下了。我不清楚这里有没有感染者,官方数据上并没有,但当地人情绪是挺紧张的,也有不少人戴着口罩。之前,我在Marsa Alam联系过去卢克索(即古埃及首都底比斯)的车,才发现去卢克索的路被封了。那里是埃及疫情的中心之一:3月9日,在一艘前往卢克索的尼罗河邮轮上。发现了多例新冠肺炎病人,因此我也的确一直在纠结还要不要去。

在关闭机场的第二天,埃及就发布了宵禁公告,每晚六点之后就不能出门。23日起所有餐馆关闭,再过几天所有咖啡馆也关闭了。我记得自己某天被一只猫引到了一间咖啡馆,坐了一会。没想到第二天咖啡馆禁令就来了。

所有餐馆关闭后,只有麦当劳开着,过了几天,连麦当劳也关了,只能外送。我头几天吃的都是麦当劳,也在当地小超市买了一些泡面。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发现了很多人都从一个角落里涌出,手里还拎着购物袋,我就去看了看,原来那里有一间巨大的超市,里面什么都有。

我在赫尔格达住的是市中心,附近的人应该经常和旅游业打交道,对游客见怪不怪,因此他们对我的亚洲脸孔,或者说中国脸孔,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示。但在这间大超市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到这么多当地人,那晚又正好是周四,阿拉伯人周五和周六休息,因此那天就是他们的周末,许多人携家带口地出来购物,我也感受到了他们对我的抵触。其中有个男子特意凑过来问我,你来自中国吗?你觉得新冠病毒是从中国来的吗?也有妇女看到我后,带着鄙夷的神色,特别夸张地把头扭开了。

疫情期的旅行,滞留埃及亲历记

在这间超市,感受到了当地人不大友善的态度 图 程牛奶

那天我买了肉、虾、生抽、老抽、醋,都买了,我很矛盾,也许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会被困很久,准备把这些都扛到开罗去。

柳暗花明,回到英国

我是在3月29日的凌晨买到的29日白天回英国机票的。说来也巧,这竟然是一只猫为我带来的机会。之前我在路上遇见了一只黏着我的小流浪猫,看它可怜,在征得民宿主人同意后就把它带回了住处。

但因为我很快要去开罗,就想给它找一个主人,当地人建议我去一个脸书小组,问问有没有人愿意收养它。于是我就加了两个赫尔格达的脸书小组,发布了猫的信息,顺便也翻了翻小组里的其他内容。

疫情期的旅行,滞留埃及亲历记

小猫被我带回了住处,也助我回到了英国 图 程牛奶

说来也巧,我看到一个帖子里有人问有没有困在赫尔格达的英国人,评论里有人发了一张订机票的截图,截图里的价格吸引了我,是一家廉航,EasyJet的航班,正是从赫尔格达出发,票价只要150镑。

我立刻去查了机票,发现还有票,就赶紧订票了。之前我也知道英国在安排一些撤侨的航班,但我看过机票价格,贵的要800镑,便宜的也要五、六百镑,我觉得价格不是很合适,还不如回国。

我原来的计划是去开罗住金字塔旁,突然又全变了。正好有人回复我,表示可以养猫,第二天,我把猫送了过去。那一天真是异常顺利,像开挂了一样。其实此前我在英国使馆的脸书页面上见到过这班航班,但当时已经订满了,也许是还没将票全放出来。后来我上飞机后,看到可以容纳200多人的飞机上,只坐了50几人。

回到伦敦,降落盖特维克机场,我发现机场和以往相比显得特别空,大部分区域已经关了。火车站也很冷清。在回谢菲尔德的火车上,我乘坐的这节车厢只有两个乘客。现在,已经暂时关闭,我也在家自我隔离。我想,既然整个世界都被打乱了,那我的行程被打乱也不算什么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