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光影视界 >> 内容

月是北京圆

作者:不详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时间:2020年07月21日

          

原标题:月是北京圆

月是北京圆

1968年12月24日,有史以来最著名的照片之一被拍下,这就是从月球望向地球的“地出”(Earthrise)。 此图为2013年将原有黑白照片上色重制后得到的画面。

图源:NASA

月球,自诞生40多亿年来,

从未离开过地球身旁,

是地球最忠实的伴侣,

也是人类赋予最多浪漫情感的地球卫星。

月是北京圆

此图为1968年“地出”黑白原片

图源:NASA

世世代代,古人抬头望月,

从未停止过对“登月”的憧憬;

1969年7月20日,

人类终于第一次登月成功。

为了纪念这个日子,

每年的今天成为“人类月球日”。

月是北京圆

人们虽然尚无法轻易做到亲身体验登月,

但今天我们要介绍的摄影人

连续4年“望月追星”,

从定都峰超级月亮、

到大摩天轮月落、

西南角楼月落、

定都阁月落、

角楼三星凌月......

在它的镜头中,

“赏月”这件事几乎达到极致,

为了寻找最好的观月角度,

机位往往要精确到一两步之间。

这是从北京发出对月亮的最真挚“表白”。

月是北京圆

摄影、撰文:Papajames

(观看下面视频,凝聚摄影师四年心血之作,推荐配耳机全屏食用,如山泉滴落的扬琴弹奏与月升月落自古绝配)

我是从几年前开始关注月亮的,痴迷于用长焦镜头拍摄不同月相与建筑物的合影。生活在北京这样的城市为我的爱好提供了很大便利,因为它既有例如故宫角楼这般中国建筑史上的经典之作,又有中国尊这种独具特色的现代化地标。为此我经常起早贪黑出没在大街小巷,追逐着檐间楼台上的月升与月落。

月是北京圆

月是北京圆

古建合月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用历史悠久的古建做地景,如同为我们重现古人眼中的月亮,是一种穿越时光的美。

月是北京圆

凌晨四点故宫,一弯残月从东南角楼后面升起,紧随其后的是金星。月亮的暗面被地球反射回的阳光照亮(称为地球照、地球返照或者地照),在长曝光的作用下变得清晰可见,而月牙则看起来像是镶在圆月上的一个金边。

月是北京圆

东南角楼金星合月

东南角楼,机位在 午门东雁翅楼外的筒子河边。故宫墙外高大树木挡住角楼中庭以下的部分,但独具特色的歇山顶丝毫不影响用它来做地景与残月搭配。

月是北京圆

东南角楼残月串

故宫的四个角楼具有相同结构。 九梁十八柱七十二条脊,铜鎏金的宝顶,黄琉璃的瓦,墨线大点金的彩画,三交六椀菱花的门窗。

月是北京圆

西北角楼拍摄的金星合残月

与故宫北门一路之隔的是景山公园,景山上的万春亭是北京城里少有几处游客能上去的高点,是观赏故宫与北京城的绝佳之处。

月是北京圆

秋冬季农历月初的时候,在景山北面这个角度可以拍到上蛾眉月从万春亭旁边落下。

月是北京圆

景山西侧的亭子上能看到隔壁北海公园的白塔;若是春分至秋分之间的月初,可以等待蛾眉月落。旺季的景山公园7点半左右开始清场,因此只能拍摄紧随太阳下山的细蛾眉月。

月是北京圆

白塔细蛾眉月串

拍摄白塔的最佳角度还是在 北海公园内,北海长长的西岸有足够的移动空间来调整机位,春夏两季的满月里一定会等到图片里的这个角度。只不过西岸离白塔的距离太近,如果想要拍到白塔全景,则无法选择太长的焦段,画面中的月亮也就无法形成硕大的玉盘。

月是北京圆

白塔满月

景山正北延长线上的钟楼一直是我想要拍摄的目标,但是钟楼略矮,周围遮挡严重。

月是北京圆

这张钟楼附近的残月升拍摄于什刹海的西南岸,是少有的一个长焦机位。

月是北京圆

钟楼残月特写

※这张钟楼顶部的残月只有淡淡的地照这是目前用超长焦拍摄地照的难题。因为拍摄地照需要充足的曝光,而1000毫米以上的超长焦镜头往往不具备大光圈,只能减慢快门速度或者调高感光度,而 月亮在这样的焦距倍数下移动速度非常快,快门不能太慢,因此只好牺牲画质来换取较高的感光)

月是北京圆

故宫以南、隔着天安门广场与天安门遥遥相望的是 正阳门城楼,也叫 前门楼子,是明清两朝北京内城的正门。正阳门城楼非常漂亮,灰筒瓦,绿琉璃,朱红梁柱,金花彩绘,每晚7点亮灯,是非常理想的地景。但是附近游客众多,很难找到清净的机位。而且机位离城楼较近,达不到超长焦的景深。

月是北京圆

正阳门满月

正阳门城楼上还有一个特色,那就是 北京雨燕。傍晚的时候,成群结队的雨燕在城楼上空盘旋,成为除了月亮和建筑之外的另一个元素,为照片增添了几分活力。

月是北京圆

正阳门满月雨燕

在北京建国门附近的繁华地带,藏着一个接近600年历史的古建筑,它就是北京古观象台。古观象台建于公元1442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台之一,天文爱好者习惯称它为古台

月是北京圆

古台地势低,周围高楼林立且车水马龙,寻找机位的难度非常大。这张赤道经纬仪与纪限仪合新月拍摄于建国门桥上,但却使用了 重光害滤镜来过滤二环上的路灯。

月是北京圆

古台蛾眉月落

古台停车场有一个拍摄月升的角度,可以拍到古台西南角的黄道经纬仪。 这个机位的角度非常苛刻,需要在二环东边的高楼之间寻找缝隙,同时也要躲开古台里的一棵大树。

月是北京圆

由于距离铜仪太近,镜头焦点只能在黄道经纬仪与月亮之间选择一个。

月是北京圆

这张上弦月落发生在午夜前后,拍摄于建国门桥的北侧,图中是位于古台上的象限仪。看似古台附近有很多拍摄机位,但这里的树木、灯光以及立交桥情况复杂,脚下每一步都要精打细算。

月是北京圆

象限仪月落串

与明清时期的建筑相比,位于北京西郊卢沟桥年代更加久远。卢沟桥横跨于永定河上,始建于南宋,之后经过了若干次修缮,“卢沟晓月”也是有名的燕京八景之一

月是北京圆

这张满月落拍摄于元宵节的凌晨,虽然也是“晓月”,却并非八景中描述的水中映月的景象。另外桥头的狮子略小,就算拿着600毫米的长焦镜头也无法离得太远,因此这张照片是我 唯一使用景深合成的照片

11月的凌晨,月亮在西北方落下,落在北京怀柔河防口长城的一处烽火台上。半夜专门从市里来到这里,等待这个短暂时刻,因为在北京的古建筑题材中,长城一定是不可忽略的元素。

月是北京圆

河防口长城是北京近郊一个非常有潜力的拍摄目标,往 西北西南两个方向都能找到合适的月落机位,因为仰角略大,所以适合拍摄 农历初四、五或者十七、八的月落

定都阁月群像

除了历史悠久的古建之外,很多古风建筑也适合与月亮搭配。我尤其青睐北京西郊门头沟 定都阁,几年之间一直在围绕着它寻找各种拍摄的角度。

(戳下方视频,欣赏清晰壮观的定都阁月落日升)

定都阁位于京西观景第一峰定都峰上,中式的古典建筑,共有6层,高34米,是京西著名的景区。定都阁的地势很高,在门头沟和石景山很多地方都能远远望见,使用巧摄App可以准确找到长焦凌月和凌日的机位。

月是北京圆

这张照片拍摄于近地点满月之后的清晨,日出后建筑物和月亮的光比合适,因此两者的细节都很好。

这张在莲石湖边拍摄的蛾眉月楼影。莲石湖离定都阁的距离很远,等效焦距达到了 2400毫米。

月是北京圆

由于黑夜中看不见定都阁,因此我趁天亮构好图之后 ,整个拍摄过程中都不能调整相机的位置。

天文晨光刚刚开始,满月与定都阁的光比相差巨大,因此我不得不在月亮下山后补拍一张地景来做HDR,否则定都阁完全看不见。

月是北京圆

定都阁满月HDR

HDR是在不得已的时候才用的一种手段,比如这张在门头沟拍摄的定都阁凌月,虽然雾霾压住了盈凸月的一部分亮度,但是在凌晨3点时仍然不能用与之同样的曝光来拍摄定都阁。

月是北京圆

定都阁凸月落

定都阁也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地景,这张春分时的日落就是我在老山公园内新发现的一个机位拍摄的。这个机位距离合适,空间灵活,总有一天会拍到月亮从这个位置落下的画面。

月是北京圆

定都阁春分日落

现代建筑

北京的古建筑大都集中在二环以内,楼高较低,因此拍摄的条件比较局限;而与之相比很多现代化地标具有更好的拍摄环境,它们与月亮的组合也各具特色。

月是北京圆

近年来京城里崛起了很多高楼,其中以CBD的 北京中信大厦尤为突出。北京中信大厦别称 中国尊总高528米,是理想的凌月地景。

月是北京圆

这张金星合残月升比较满意,拍摄地在什刹海公园内。现代地景的特点是有高度、灯光靓丽且造型各异,比如八角游乐园的大摩天轮。五光十色的灯光秀能持续到夜里很晚的时间,适合拍摄蛾眉月的月落。

月是北京圆

大摩天轮蛾眉月落

“蓝调时段”之后的满月一般是无法和建筑物一起拍摄的,因为它又高又亮,但北京奥林匹克塔是个例外。

月是北京圆

这张于今年4月拍摄的超级月亮,于奥林匹克塔的下方仰视角拍摄的,两者的光比对宽容度好一点的相机来说,完全没有压力。

奥林匹克塔是北京北边的高点,在奥森公园里比较容易找到凌月或者凌日的机位,只不过因为高度过高,因此仰角和光比都会比较大。

月是北京圆

这张发生在日出时段的日偏食拍摄于奥森公园内,当天有雾霾的帮助,所以太阳并没有过曝。

月是北京圆

除了雾霾之外,薄云也会帮助 压制月光。比如这张拍摄于北京宣武天主教堂外的满月,被一层云遮挡之后达到了可以拍摄的光比,而且还产生了漂亮的月华。

月是北京圆

南堂满月华

云和月的交互除了月华之外还有月晕,这里插播一张用超广角拍摄的满月晕,月光经过高空卷云的折射后出现了美丽的彩虹圈,与国家大剧院的圆形呼应,也不失为一种绝妙组合。

月是北京圆

大剧场满月晕

另一种组合与古观象台相似,也是来自建筑物的含义,这是位于国家天文台密云观测站的 9米射电望远镜阵列,在 北京密云不老屯镇,其颇具科技感的天线造型具有探索与向上的意义,一直是天文爱好者喜爱的拍摄目标。

月是北京圆

不老屯蛾眉月落

国家天文台兴隆观测站具有同样的拍摄意义,虽然它位于 河北承德,却是让众多的北京天文爱好者趋之若鹜的拍星圣地,不过这里的望远镜与月亮的合影却并不多。

月是北京圆

因为角度的原因,每年只有在冬至前后,才有可能拍到满月从2.16米望远镜和郭守敬望远镜中间升起,而我去年拍摄的时候,幸运地接连两个月都遇到了晴天。

月是北京圆

兴隆台维纳斯带月升

与角楼的月升相比,这张郭守敬望远镜(LAMOST)后面的满月升更具科技感,在它拍摄之前不久,LAMOST刚帮助国家天文台的研究团队发现了迄今为止质量最大的恒星级黑洞

月是北京圆

LAMOST满月串

尾声

月是北京圆

登上定都峰遥望北京城,在长焦镜头的空间压缩效果下,东西三环如同仅隔了几条街一样近在咫尺。在它们之间有多少历史悠久的建筑,被淹没在现代化都市的灯光里无法寻见。

月是北京圆

北京城月升

月是北京圆

用“时间切片”的方式将照片叠加在一起,让点连成线,线组成面,月亮变成串。

升维之后的画面里,火红的长安街体现的是世人忙忙碌碌的生活,月亮的色彩变化说明了低空大气令人担忧的污染程度,而城市间还有太多太多地方等待着我和我的相机去探索与追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